大浪體育中心和大浪文化藝術中心
地點

華南地區,廣東深圳

時間

2018

規模

64960㎡+84565㎡

階段

方案中標

類型

文化+體育

項目位于深圳市龍華新區大浪街道,環視周圍,羊台山森林公園、城市廣場、綠軸、排水渠、地鐵站等城市資源散布各處,構成一個自然資源豐富,交通便捷的場所。深入基地周邊民居,我們發現有些人行道、車道甚至孩子玩耍的場地混爲一體,沒有明確界定。人們應地造場、或順從或改變著市井,那麽這座高密度的文化綜合體又將如何影響居民生活,並爲片區帶來改變?

在我們的設計方案中,建築師希望營造一個任何人都能方便進入並且願意使用、逗留的場所,這個巨大的建築群體與城市和居民相連接,一起構成更廣泛社會的整體。通過觀察發現,基地旁邊的兩條城市道路導致周邊城市資源彼此分離,多變的高差更加劇了公共場所的破碎與片段化。找到一條跨高差且連接各重要資源的“路徑”成爲整合城市的切入點。我們以人流流向爲節點,建立一條標高變化的空間環路,可以在人的行爲和視覺感知上串聯各個資源。以這條環路爲造型線索,將與之接觸的體量提升或下沉,演變出整體建築形態。

在哈貝馬斯的“公共領域”的概念裏,其本質是一個對話性的場所,人們聚集在一個共享的空間中,作爲平等的參與者面對面地交談並形成“公共生活”。我們要創造的就是這樣一個開放、平等的公共領域。通過進一步增加路徑密度,刻畫出豐滿的建築形體,並創造大量的公共場所。這些公共場所以友好的姿態對公衆開放,成爲豐富人們生活,提高活動品質的關鍵。

不同層高的室內場館,在組合時形成一系列灰空間。我們連接這些空間以容納各類戶外球場,使之成爲明亮開敞又能提供遮陽避雨的交流場所。

毗鄰居住區、公交站點和城市廣場的地方設置文化配套街道,不同的人群將共同分享其中的市井活力。

草地和坡地用來削減體量,銜接高差,同時也是大衆喜聞樂見的活動場所。

15米標高是一個關鍵。一方面,使得場地視線可越過南側高架橋,眺望羊台山公園風景;另一方面,也避免了高架橋對建築的遮擋。擡高的平台規劃爲藝術展區、實驗劇場、有機花園等主題場所,同時,它們也是相應室內場館功能的室外延伸。

串聯各節點的三維環路構成一條1000米的慢跑跑道。

在我們所營造的場所裏,人人都能找到停留的樂趣。人們可以進入、攀爬或停留在它的不同部分,休憩、遊玩、運動,各得其樂又互不幹擾。這是一個能夠使人感知並産生共鳴,從而産生歸屬感的空間。

高整合度、高密度、高開放度的題設下需要新的文體建築模式。我們把體育中心常規的戶外、戶內場館進行疊置,以此來化解大體量。多功能館、遊泳館、籃球館、羽毛球館等運動場館相互疊加融合,城市體量被消解,同時營造出更加豐富多變的空間體驗。

文化藝術中心用地更爲緊張,對于各功能單元,我們綜合運用水平並置、垂直疊加、交互嵌套等手法,在各場館的水平、豎向間拉出“縫隙”,形成開放空間。各場館既能相對獨立運營,又通過公共空間、公共交通等組合成整體。

對于造型,我們希望表現建築室內外與環境場所的真實構成邏輯,強調材料運用的功能性、表現性與體系化。混凝土被大量運用在親地化的體量上,創造出簡潔質樸的建築形態。在水平混凝土板的陰影裏,透明玻璃形成通透界面,實現室內外場景的滲透。針對文體中心對采光、景觀、降音降噪的特殊要求,我們因其不同的周遭環境和內部功能,用有限的幾種材質組合,實現功能性及協調感。

最終,一個被托起的體量成爲視覺焦點,其中,空中大廳被強調與渲染,越過高架橋,與羊台山對望,在宏大的城市尺度上,爲該區域增添了概念與視覺上的標志意義——“大浪之眼”。

公共服務是文化建築的關鍵部分,綜合性、大規模不是研究的重點,相反,日常生活所依賴的空間才是應受到重視和關心的焦點。正如我們的總建築師所說:“我們要創造一個立體的公園,這個公園不是標新立異的紀念物,也不是概念上的宏大敘事和口號。這個公園關乎慕名而來和茶余飯後,關乎遮陽和避雨,關乎運動和停留,關乎自然和場所………曲高可以不和寡 ,我們將把高雅的文化和健康的機會融入市民的生活。


設計 施工 建成 視頻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同類項目浏覽

西南地區,四川成都

港中旅·成都金堂會所展示中心

廣東,深圳

深圳·太空港項目4-02地塊

華南地區,廣東佛山

順德華僑城逢沙三角地塊

華南地區,廣東深圳

萬科南苑